1998年 8月24日,一场不凡的追悼会在山东加祥县后中庄举行。

死者申春玲是一位年仅16岁小女人,但她却了这个村最高的葬礼规格,她的三个穿上了为送葬才能穿上的孝衣。在棺木前长跪不起,全村老少自发地佩戴黑纱哭着为她送行……- 

但是
有谁晓得这位早逝的女人其实与这个不任何血缘关系,她只是一个连户口都不的继女;在继父瘫痪,亲离家出走后, 她却勇敢地留了上去,用懦弱的双肩托起了四个生哥哥! 

1994年 6月,的春玲的母亲带着申春玲姐弟从山东范泽龙周集来到加祥县后申庄。春玲的继父申树平是一个木匠,为人忠忠实。继父上有70多岁的二老,下有四个正在念书的儿子。此中大儿子申开国在西安交大念书,其它三个儿子在县里读高中。 只管家庭负担很重,但继父有一门高明的木工手艺,再加上一家人克勤克俭, 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对于春玲母子三人的到来,继父百口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。 或许因为家中不的原因
,,,继父都对小春玲疼爱有加, 哥哥们更是亲近

窃窃私语地叫她小玲铛。小春玲到继父家时,早已经由了上学的年齿,可是因为去世,她只能失学在家。继父晓得后二话不说,拿钱给她上了学。家里本来就有四个孩子上学,再加上小春玲,继父的肩上又增添了一份负担。 亏得继父勤快,农闲时间常跟镇上的建筑队外出施工赚些外快,总算能对付家里的支出。 

小春玲十分这谈何容易的上学机会,第一学期就考了个全年级第三名。 除深造,她还包下了部分家务活,一有空闲,就帮几个哥哥洗脏衣服, 帮继父抬木头,拉锯,继父逢人就夸:我这辈子有福气,天上掉下个好! 

但是
,的时光转眼即逝,一场横祸突如其来。 

1995外初夏,继父在一次施工队中从三楼摔了上去,瘫痪在床。一根大梁倒下了,全部
家庭的经济来源断绝了,并且为给继父治病背上了繁重的债权。 看着瘫在床上的病父,二哥申建军率先提出停学,父亲坚定不同意,因为他和老三马上就要高考了,他的成就在全校名列前茅。老三,老四也要求停学,好挑起家庭的重任
。 

正在哥哥们相争不让,继父左右为难之时, 小春玲却提出由自己停学,帮支持

起这个家。 继父堕泪了,爷爷,奶奶也不停地抹泪。继父沉痛说:玲儿,爹对不住你, 你的几个哥哥读了这么多年书,如今惋惜了,只能委屈你了…… 

三个哥哥也牢牢握住小妹的手,并在父亲床前共同许下诺言: 不论当前谁考上大学小妹的这份恩情要加倍偿还。 

可刚刚走出磨难的春玲母亲却承不住再一次的灾难突击。 她从大夫口中得知,丈夫极可能
毕生
瘫痪在床, 她对这个家完全失去了自信心,更惧怕自已挑起这副繁重的担子,决议带着小儿离家出走。 任春玲怎样乞求,怎样劝止,母亲还是在继父受伤三个月后了危难的家。 母亲走了,家里的支柱又断了一根,爷爷,奶奶成天抹泪, 继父豪言壮语,哥哥们心中更是怕恐不安。家里又陷入一片泪雨纷飞中。村里的人们也好心地安慰春玲: 

“这里不你任何了,你也回范泽你家吧,要不,你会受一生
苦的!”

 小春玲坚定地摇摇头:“不,我不克不及走,俺娘走了俺不克不及再丢下这个家。”小春玲把哥哥们叫到继父的床前,一字一板地保证道:“爹,娘走了,是娘没良知;我不会走,我要留上去陪你们共渡难关, 从昨天起,我等于你的亲生女儿。”

这一年,申春玲年仅12岁。 

只要哥哥们有前程了,等于小妹有前程了

小春玲说到做到,她包办了家里所有的农活和家务,和真正的家庭妇女一样日出而作, 日落而息,为全部
家庭精打细算地过日了。小春玲晓得,这个家要想好起来,起首得让继父好起来,所以,在忙碌的农活之余,她一刻也不中止为继父治病。 

1996年盛夏,因为天色炎热,继父的病情加重, 小春玲决议带他去济宁市住院治疗。安顿好家里的事,她拉着板车上路了。80多千米的路途她足足走了两天一夜,走到目的地时,她的脚磨破了,肩也肿得老高。 在病院为了节省住宿费,春玲住在病院的自行车棚里, 看车的老大爷以为她是讨饭的托钵人,几回往外撵她。 
 
 
小春玲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,白叟深受, 不但
把她睡觉用的板车放在最里边还专门为她找了一顶蚊帐。 

在春玲的精心照顾下,继父的病情得到了稳定,她又拉着继父走回了家园。 刚回抵家就赶上了麦收。哥哥们都在上学,爷爷奶奶只能帮着做做饭或捆麦子, 7亩多地的麦子只能靠春玲一个人。为了抢收,好连续几天都睡在地里, 累得实在支持

不住了,就趴在麦跺上睡一会儿,醒来当前接着再割。 

因为心急,再加上适度劳累,小春玲的嘴上起了水泡,手脚也磨出了血。 她真有些支持

不住了,可剩下的两亩麦子怎么办?这些都是百口人的口粮啊!她急得禁不住在麦地里失声痛哭起来,哭声引来了同乡们, 大家1对她同情不已,七手八脚帮她割完了麦子。这次艰巨
的麦收,换来了百口的食粮
,二哥在高考中也取患有巨大的丰收, 他以优异的成就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。手捧着二哥的录取通知书,小春玲似乎遗忘了自已的劳累,高兴地跳着,喊着。 望着又黑又瘦的小妹,落榜的三哥申建文不由地流下了的泪水,自责地说: 我对不起小妹,她为咱们受了这么多苦,可我却……-说着痛哭起来。 

小春玲慌了,拉住三哥的手,劝道 :“哥,本年考不上,明年再考,你别灰心!” 

小妹的话让申建文更是惭愧不已,他表示不复读了,留在家里帮。 春玲执意不肯,她哭着问三哥:我受苦受累不等于让你们好好上学吗 ? 哥哥们有前程了,等于我有前程了,你怎么就想欠亨呢! 三哥终于遵从了mm了劝告,也决议复读,二哥去上海念书的日子越来越近。3000元的学杂费压得百口人喘不过气来。 

无法之际,小春玲想到了卖血。第一次去血站,因年齿太小,大夫不给抽;第二次去,她虚报了年齿才被许可抽200CC血。当她拿到400元”养分费”时,脸上的愁容仍不散去。她晓得,这 400元钱对于3000元的学费只不是无济于事。 

于是,她第三天又一次来到血站。这一次,大夫说什么都不给抽了。 

情急之下,小春玲向大夫下跪讲述了卖血的原因。 大夫良久,才叹了口气说: 好吧,就这一次,当前可别再来了;你还小恰是长身体的时分。这位好心的大夫象征性地给她抽了大批的血,并从自已的口袋里取出
钱,凑了700元钱给了小春玲。小春玲激动得直掉泪。 

回抵家,春玲如数把钱交给了继父,继父忙问她从哪来这么多钱。 小春玲说谎说是借的。细心的二哥却从她那红润得不一丝血色的脸上大白了一切。 他捉住小妹的手看了又看,又从她兜里掏了两张卖血的收据,百口人都惊呆了! 可是,这些钱还远远不够学费的一半,继父决议卖掉一块老宅地基, 爷爷奶奶也决议把他们预备打寿棺的三棵大杨树卖掉。继父不同意,两位白叟执意说:“小玲子为了咱这个家拼了命了,咱们还要那棺材干啥。” 

在百口人的下,二哥,三哥的学费总算凑齐了。为了让二哥申建军体体面面地去上大学,小春玲连续几个早晨没休息, 给哥哥缝制了新棉被和新布鞋。监行前,春玲去车站送二哥,她说: “二哥,咱家虽穷,但有志气,你一定好好深造,别担心家里,  你在外面也别苦了自已,需要钱只管来信给家里说,俺给你筹办

苍穹。” 申建军再也不由患有,他把小妹牢牢地搂在怀里,激动得泪流满面……- 

你们能够忘了我,但不克不及忘了你们的mm

哥哥们上学走了,小春玲起头策画着怎么赢利给继父治病,为哥哥们缴来年的学费。 

起初,她也想着跟村里的女孩子们外出打工,可家里的三个白叟没人照顾,她只能在家想办法。冥思苦想后,她决议种棉花到富。 种棉花与种其它农作物不一样,管理起来不但
麻烦,并且喷洒农药也很风险, 可小春玲却在心里策画着一年上去种棉花大约可收入八九千元,就毫不犹豫地起头忙乎起来。她雄心勃勃地种起了棉花,可不多,鲁西南地区的棉花全部遭受到棉铃虫的突击。这可急坏了小春玲,身材不棉花高的她赶快背着20多公斤重的药桶在棉田里喷洒农药。 

她听人说,午时最热的时分,除虫最有效。她就挑午时阳光最强的时分打药,炙热的太阳晒得棉田像个大蒸笼, 令她常常喘不过气来,她只好喷洒一行就进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 一天午时,因为药桶漏水,她中纛晕了从前,被村里人发现送了回去。 醒来后,她不顾继父劝止,又挣扎前往了棉田……-
 
巴心巴肝的苦做终于换来了棉花大丰收, 可因为当年棉花收购价太低,小春玲仍然

依据没能把攒到她计划的钱。 聪明的她又动起了脑子,什么赢利她就干什么。 

农闲时,她和他人
一同收过槐米,柳条,也推销过凉帽,黄豆。 后来,她听人说泗水的苹果廉价,她又随着村里的大伯去泗水贩生果。每天晚饭后拉着地排车上路,天亮时赶到苹果园,装上车就往回赶。壮年男子拉一排车,她也拉一地排车。在路上,他人
都吃苹果解渴,她却一个也舍不得吃, 连烂了点的也留下给继父,爷爷,奶奶吃, 四哥申建华看到的仅14岁的mm如此艰辛,心中实在过意不去。他决议退学从军,留上去帮mm。 

小春玲却很支持
哥哥,她偷偷地安慰哥哥道:“我最羡慕的是军人,留在家里又有什么前程呢?你安心去吧,家里的难题我能顶住。” 

经不住小春玲的几回劝告,继父终于同意了。 

四哥去军队那天,小春玲从口袋取出
一大把皱巴巴的零钱塞到哥哥手里: “ 哥哥,这是80多元钱,是俺省上去的,你留着零用,到军队后你好好干,争取当个军官回来离去离去。” 申建华的眼睛湿润了。 

1997年春节,是小春玲最快乐的一个春节。除四哥在军队外,三个哥哥都回来离去离去了,并且三个哥哥都为小妹预备了新年礼品。大哥带给她的是一套新衣服,二哥送给了她一条红围巾,就连三哥也给她买了一盒美容霜。小春玲抱着礼品从里屋跑到外屋,不住地跳着笑着,目下的她又规复了孩子的天性,那末
天真活跃。 

小春玲的神气让百口为之动容,继父的脸上也绽放了。他把儿子们叫到床前,说:“ 你们三个哥哥做得对!玲玲太苦了,当前你们有了本事,能够忘了我,但不克不及忘了你们的小妹。” 

咱们永久
爱着你——小妹 

在忙碌的农活中,春玲一直不忘给继父治病, 一有,哪怕山高路远,她也带着继父去。 彼苍不负有心人,继父的病有了很大的好转,有时还能够拄着手杖挪步。哥哥们也是学业有成。大哥申开国在完成本科学业后又考取了硕士研究生。 

四哥申建华在军队入了党,并被选拔为班长。 

1997年 9月,三哥申建文高考顺利过关,被山东中医学院录取。 

1998年 3月,奶奶遽然重病,临终前,白叟牢牢捉住小春玲的手艰巨
地说:”玲儿,奶奶这辈子不亏,有你这么个好孙女,奶奶真舍不得人呀!” 说着白叟颤抖着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玉手镯递给春玲,春玲迟疑着没接。 爷爷说: 玲儿,这是奶奶原本留给你长嫂的,可奶奶想,这个手镯最该给你,你就了奶奶的心愿吧! 春玲含泪接过了手镯,白叟安宁地闭上了眼睛。 

奶奶去世后,四哥来信了,说他原预备考军校, 可晓得奶奶去世后,家里又用了很多
钱,他决议废弃。 春玲看了信,急了,她马上找人给哥哥去信劝告,并寄去了200元钱,让哥哥买深造材料。她说:“ 哥哥,考军校是你一生
的大事,可千万别为了面前的难题而耽误了一生啊!”就在春玲想着法了激励四哥时,出走了几年的母亲遽然来信了, 本来,母亲离家出走时就偷偷开了个假证明,后来去了平阳县, 找了一个做食品加工的老板做丈夫,生活还算能够。她从他人
口中得知女儿这几年受的魔难,心里充溢了愧疚。母亲来信想让女儿也去平阳县随着她过,还许诺给小春玲找一个好婆家。读着母亲的信,春玲的夺眶而出,她恨母亲的无情,可那毕竟是自已的亲生母亲啊! 她多想扑到母亲的怀里好好地哭一场,多想随着母亲过一个正常女孩无忧的。可她怎能舍弃这个家,这个家虽穷,但且家人都是真心地疼她爱她啊! 

的继父看出了她的忧悉,劝她道: “ 玲儿,你去找你娘吧,爹不怪你,咱家这么苦,会拖累你一生
的,爹也于心不忍啊!”春玲咬了咬嘴唇,双膝跪在继父的床前:“爹,再大的苦俺都能吃,您可千万别赶俺走。”春玲让人代笔给母亲写了一封回信,拒绝了母亲的要求。 

她一如既往地为这个家操持着。为了给四哥多筹点钱买深造材料,1998年 8月的一天,小春玲又一次想到了卖血。 在她的再三乞求下,大夫一次为她抽了 300CC血, 原本身体虚弱,养分不良的她目下愈加虚弱。她强打起精神去邮局汇钱。 

没想到,过马路时一恍忽
,她被一辆满载着钢筋的大卡车挂倒,繁重的车轮从她身上轧过……- 

噩耗传来,爷爷承受不住突击,病倒在床上,继父四度昏厥从前。 

三哥申建文是第一个晓得动静赶抵家的,他扑到在mm的遗体前,哭昏了从前。 

二哥申建军接到电报后,在火车上两天没吃没喝,哭着从上海站着回抵家园。 

远在西安的读研究生的大哥申开国闻讯失声痛哭,他实在抽不出空回家奔丧,流着泪为小妹发来唁电:小妹, 你用母亲般的胸怀挑起一个繁重的家; 至爱小妹,你用的双肩撑起一片希望,咱们永久
爱着你____亲情小妹。 

刚刚收到桂林陆军学院录取通知书的申建华同时收到了mm的噩耗, 他就地晕倒在训练场上。他也匆忙赶回了家园。 

按当地的风俗,未成年的人死后不但
不克不及举行葬礼,就连祖宗的”老林”也不克不及入。 

小春玲到继父家四年,除改姓,连户口也没来得及报,所以,她还不克不及算村里的人。 可村里的晚辈们深深地被这个”亲情义女”的大仁大义激动,不但
例外为她举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,并且还在祖宗的”老林”为她选择了一块坟地。白叟们流着泪说:这么好的闺女,死了再不克不及让她受屈了。 

曾经采访过申春玲的山东省女作家刘红也赶来参加了葬礼,并为她撰写了祭文: 

你,犹如山涧一朵野花, 

你,又是天涯的一抹云霞, 

悄悄地来了,又悄悄地走了。 

懦弱的双肩担起满腔挚情, 幼小的托起一个完整的家,年老的年代,本应如诗如画,如丝如缕,可是你的面前却堆满了太多的艰辛和繁重,一个毫无血缘的家,演绎出一番轰轰烈烈的;一个小小的你,虽不惊天地,泣鬼神,可又让许多天下报酬这动情。 

你走了,走得那末
轻,那末
轻,轻得像天涯那朵云……

你留下的情又是那末
重,那末
重,重得像巍峨的泰山……